中组部全国干部教育培训基地、教育部高等学校继续教育示范基地、浙江大学高端培训网~欢迎您!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校友联谊-校友风采

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

发布日期:2016-08-30 点击次数:3320次

G20专访:浙大校友张天任

——浙江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抱团 互动 主动 融入

他出身农民家庭,他靠东拼西凑的五千块钱接手濒临倒闭的村办小厂,开始创业之路。他有智慧的“折腾”,无意中催生了一个产业的发展,带动了上万人就业。他 呼吁绿色经济,开拓低碳轨迹,将财富引入循环;他,是一名高级经济师,拥有浙江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之后获得美国加州国际大学荣誉博士称号;他,已经成为为中国绿色动力能源的领航者之一。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G20杭州峰会特别节目《浙商有话说》本期专访——浙江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

G20来了!抱团 互动 主动 融入

记者:G20峰会就要在杭州举行了,作为浙江的企业家,您对于G20峰会有没有一些期待呢?

张天任:G20峰会在浙江杭州召开,这是我们浙商乃至于全国企业家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G20峰会是全球首脑汇聚到杭州来共同讨论全球经济这个话 题。这对我们浙商企业来说,是一次融入世界经济的一个大好平台,使我们浙江企业能够以抱团的形式,听到全球经济最高、最前沿、最有权威的声音,跟他们进行 互动、主动地融入全球经济一体化。

记者:我们可以关注一下这次G20峰会几个主题词:创新、活力、联动和包容,您最关注的是哪一方面呢?

张天任:我感觉最主要还是创新。因为中国已经改革开放30多年了,现在企业发展要转型最缺乏现在就是创新的意识和创新的能力。国际上很多发达的国家,他 们在创新的路上已经积累了很多成功的经验,这次峰会也给中国的企业家特别是浙商带来了这方面认识的进一步的提高和能力的进一步提升。另外,全球经济不是哪 一个区域发展就好了,我还关注到包容,只有包容发展,抱团发展,我们才是真的是发展。

准确把握“时”和“势

记者:浙商应该说有着非常悠久文明的历史,在今天改革开放如今的年代,也是形成了一个非常具有活力的成功的团队,也有人说浙江这一个省虽然不大,但是可以说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一群企业家,您认为浙商这个群体能够成功,最关键的因素靠的是什么呢?

张天任:原来讲浙江民营经济就是草根经济,靠自己去闯。浙商最明显的特点就是敢于去想、敢于去闯,闯荡全国,闯游世界。我记得在80年代的时候在全国各 地角角落落都能看到浙商的足迹、浙商的影子。浙商对形势的判断是比较敏感的以前浙商没有形成气候的时候,我们讲草根经济,当政府不管的时候,就长得郁郁葱 葱的,当冬天来的时候,人家来踩的时候,他就脚踏实地。他能够把握住国家的形势,当然始终是把发展作为他的第一要务,当国家需要创新的时候,我们浙商就积 极创新;现在需要转型,我们浙商的转型速度现在也是很快的,应该说对“时”“势”把握得比较准。

对标世界名企短板在“体系”

记者:这次G20峰会20国集团领导人的峰会,同期还有一个B20,全国工商企业的峰会,全球很多顶尖的企业也会来到浙江发表他们对于全球经济、行业以及企业治理的观点,如果我们和国际先进的企业和国际顶尖企业家做比较的话,您认为我们的浙商差距在哪里?

张天任:对企业发展与转型、创新认识还不够高,因为我们改革开放以后,主要还是靠低成本的要素、资源、人口红利等这样一种模式来发展的。对精益化的管 理,企业发展战略的制定这种一整套的体系规划,没有发达国家或者全球领先的工商企业气魄和体系,我们缺乏的就是体系。说白了,什么好做,大家就做,做完了 一炮以后大家再换一个东西再做。你做什么,大家就做什么,大家拼价格,拼要素,没有去讲品牌,质量比谁做得好。企业发展这种战略,这种对发展持续健康的认 识,这是跟他们的差距。

记者:会不会是发展阶段影响问题呢?因为中国发展市场经济搞这些民营经济,民营企业,毕竟到现在才只有30多年的时间。可能在初始阶段,我们更多面临的是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企业已经站稳脚跟之后才会上升到企业做得好不好的问题。现在,不管是整个国家的经济转型也 好,包括我们中国的企业,包括浙商也好,正好也面临着转折的点?

张天任: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因为以前任何东西只要做出来,都有市场,都好 卖,谁便宜买谁的。这几年全球经济发生危机以后,市场不那么好了,又慢慢感觉到好东西还是有人要的,并不是说绝对没有需求,需求观念发生了改变。后来中央 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也是有这么一个认识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种低端产品的过剩现象已经发生了,消费需求理念发生转变了。所以说我们现在浙江人也 就有工匠精神,要精益制造,要做出好东西,根据市场需求来做,不再是那种盲目的大规模的低端的这种制造。

一个濒临倒闭的村办小厂从电动自行车 铅蓄电池起家,用30年时间发展成为中国新能源电池龙头企、业;连续四年入选《财富》中国企业500强;强力推进企业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015 年,港股上市的天能动力营收实现178亿元人民币,昨天披露的2016年中期业绩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50%。亮眼的成绩单背后,是天能人坚定不移的转型之路。

“转型找死,不转型等死”

记者:您刚才也谈到供给侧结构的改革,具体到我们天能集团,您觉得目前改革当务之急是在哪里,我们的企业,我们这些产品,下一步应该往哪里走?

张天任:我们现在就在加快产品结构的调整,低端产品压库存,老的生产线干脆淘汰掉,产品的科技含量、产品的层次提高。其实这是我们的第一步,产品迈向中高端。第二步是什么?天能不再是电池的制造企业,而是一个新能源电池的集成方案的聚集商。

记者:怎么理解?

张天任:比如说新能源汽车,不光是电池就行了,电池要组合。比如说一辆汽车,新能源汽车要有五千、六千乃至七千多个电池一起组合起来,我们讲这叫电池的 BMS技术,整个电源管理系统要串起来,比如温度的控制和电源接口,主要是一个方案。比如说电池做成一个模块,一个电池包,包里面就是有管理系统,把它串 起来,一个人跑步和七千个人一起跑,怎么把大家的能量一致管理,哪个人走不动,哪些人拉着它走等。电池它有温度的问题、安全的问题、容量下降的问题、内阻 的问题、怎么样平衡它就需要管理的。所以说这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的系统,需要多大的,我就给你配多大的。

记者: 我们是一个解决方案的提供商?

张天任:对。天能一开始做电池里面的半成品,叫“节板”,也就是内脏。后来做电池,卖电池卖到后来做服务,电池的二级市场,给人家去换,换的过程当中又 收取一个差额,有点类似于从制造转向于销售和服务。现在回到制造过程里,要做一个集成方案。集成方案要研发和终端市场配合,并不是说我设计一个电池,一个 标准化电池卖给谁,我跟终端的用户和消费者商量,我们和整车厂一起研发你需要什么样的方案。比如说电动车,你要跑几公里,自重是多少,电机瓦是多少等等, 把这些全部要搞清楚,大家协同研究做出来的,规模化的定制方案,这才是我们现在的趋势。我们和新能源汽车这种先进的设计单位一起来做方案,和我们的下游进 行合作,他们对我们的依赖性就会强。我们的产品到最后的溢价能力也会强,这个转型是自然的。

记者:讨论转型升级的问题,比如说我坚守着我 现在生产的这些产品,有可能虽然利润越来越薄,但是我还是有钱赚的。但是如果转型,开发一个新的产品或者说上一个新的项目,我可能会面临着很大的风险,我 可能最后连目前挣得这点钱都保不住,怎么样来看待这种风险和未来的发展?您的建议是什么呢?

张天任:确实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很多人包括我们 身边很多人说到转型他们积极性也不高。他们说转型要找死,当然我们说不转型要等死嘛!我认为转型真正能成功,这样的模式要研究透。不是说转型就是从一个方 式马上颠覆另一个方式,换一种全新的模式或者是行业跨度很大的转型,也许有人能转成功,但是很多人可能转不成。

我认为转型要有清楚的定位,原则上不离开我们原来研发和制造优势。我们向上延伸研究材料,向下我们研究到回收再利用,把产业链做长,把附加值提高。产品做高端,纵向的二轮车电池、汽车 电池、摩托车电池现在全部淘汰掉,做电动三轮、电动四轮,包括新能源汽车电池。横向有铅酸电池、镍氢电池,做到锂电池,高能的锂电池、燃料电池,还有很多 新的东西可以围绕这个产业链去做。所以说转型的方式、转型的策略要把握好。

“循环起来才有未来”

天能锂电已经在今年四月份进入工 信部第三批《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目录,又于六月初被列入“2016年智能制造综合标准化与新模式应用项目”,成为国内少数在锂电池产品质量和制 造工艺上都获得国家认可的动力电池企业。在积极谋求企业转型的同时,天能始终注重生态化发展,成为“国家循环经济标准化试点”首批企业。

记者:据我了解我们现在不光在做电池的生产和制造,我们还把这个产业延伸到了循环利用和废电池的回收这样一个产业当中去?

张天任:因为总书记“两山理论”是在我们浙江湖州这里诞生的,我们湖州市也是全国首个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地级市,第一个地级市。所以清洁化生产,生态发 展、绿色发展,在这个地方我们应该要做出表率。特别是我们电池行业,因为电池行业一旦做得不好,管理得不好,就会产生污染的风险,特别是现在二次污染的风 险特别大。在国际上也存在着这个问题,难点就是在使用完了以后的疏解、运输和回收再处理。

我们现在采用国际先进的技术进行了巨额投资、拥有自 主知识产权、全球研发一体化,和国外的专家联合研发。我们现在拥有了近百项专门对这个项目的专利,要无害化清洁化的处理, 把本来有二次污染风险的电池,通过以旧换新的模式拿回来,进来是一个废电池,出去就是一个新电池,在这个园区里完成。它处理的工艺和原来传统的工艺 从能耗的排放,二氧化硫的排放,标煤的节约,水的节约,固体废物的减少,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使我们感觉到作为企业的社会责任,一是生产责任延伸制, 第二个就是经济必须要循环,只有经济是循环的,才是可持续的。所以我们现在提倡,整个经济发展方式必须要闭环运行,全产业链运行,不消耗或者少消耗。

记者:可能有人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从经济效益来讲,我把它投入到循环利用巨额资金,比如说我拿去扩产或者拿去开发一些新的产品,我是不是效益会更好一些呢?

张天任:开始的几年我们内部也有争议,我们投入了十几个亿,但是有几年没有产生效益,我们压力很大,因为股东要看到利润。我们告诉他,这是一个持续的长 远的战略规划。其实我们从2009年建这个项目,2010年以后到现在,有4年是没赚钱的,到7年就盈利了。新技术的融入,使投入产出率又提高,把所有的 废物又进行了完全的利用,这样以后效益就出来了,而且现在每一吨加工一吨回收的原材料,比新买的原材料有5—8%的效益,足以维持企业正常运行,现在叫有 效益的环境工程。

“做百年企业别贪快钱”

记者:我觉得刚才有一点讲得非常重要,这是可持续发展的必须。我不是我要挣快钱的企业,我看重的是企业未来长远的发展,做几十年一百年,甚至更长远的时间这个企业长久持续下去,这非常重要的。

张天任:其实我把这件事情看得比什么东西都重要。我们老是听到人家说,民营企业平均寿命只有几年,我们也就是战战兢兢的,一直是有一种危机感。民营企业 为什么经营寿命不长呢?除了企业战略产业方向的定位,更重要的管理者、经营者思维、思路和能力。如果见钱就想赚钱,企业做大了也不尽社会责任,可持续发展 的能力没有,我认为这个企业就做不长。我们看国外的企业一百年两百年的企业很多。我们去美国“江森”公司看,它也是做电池的。我们去的时候它是第117 年,第七任董事长刚刚上任,它是用机制体制完善和控制的,这种持续发展能力很强。所以,可持续发展我们把它看作是企业的第一要务,好一时一刻企业不算好, 第二就是要不断地创新。

董事长当当“店小二”

记者:天能下一步天能会怎么样走?您好像在一个场合说过,要把企业做小,我们怎么理解做小呢?

张天任:通过我们现在的精益管理和质量提升、品牌与效益的显现,企业最终效益还有大幅提升的空间。企业未来的目标也是比较远大的,我们要在新能源电池的 行业里,做到全球领先,至少要进入第一梯队。做小主要是针对什么呢?企业内部要建一个平台型企业,要让所有的人潜能都得到发挥,多培养N个老板,不再只是 董事长是老板,你们都是老板,就是划小核算的经营主体。在一个企业平台上,各自发挥自己的潜能,把企业里面的细胞分得更细,一级自主经营体,里面还有二级 自主经营体和三级自主经营体。

日本管理学者把这个叫做“阿米巴”模式,就是一个巴掌一个巴掌模式,三个人一个团体,承担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指标是多少,产 生的效益是多少。我们去小岗村看农村改革,同样的土地,同样的这帮人,原来讨饭村没饭吃,现在吃不完还要卖,什么原因呢?就是要机制体制的改革。

所以说我讲企业做小,总体企业做大,然后核算的主体划小。原来比如说这个企业一个法人或者下面20个法人,现在可能在法人下面还有N个经营体,有N个小老板。我领三个大学生,我创新一个模式,把它搞出来,行!他会更关注市场,市场需要什么呢?因为他要赚钱,他在额定的指标下面要超出价值才会自己拿到好处,所以他会关注终端市场、关注客户,本来以前和他没关系,我就是制造,集团公司去卖就行了。

作为集团来说,原来是你就是我管的,听我的,怎么听我的,下面和这里背靠背的。现在是什么呢?自主经营体,我们做什么呢?我们变成店小二,我出标准,项目组需要提供什么样的公共服务,我帮你服务,经营主体、责任主体转移到他头上。

电动汽车续航五百公里三至五年肯定能实现

记者:这两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很火,关注度也很高,但是有一个很大的症结就是电池的续航能力的问题,这个技术未来可能会有一些什么样的突破和变化?或者说什么时候电动车不再用续航里程而感到担忧?

张天任:不久的将来就能实现。一是中国新能源电池技术水平在提高,特别是从材料着手,材料对电池比能量提升速度很快。原来中国新能源电池每公斤容量、电量大概在100多瓦时,现在已经可以做到200多瓦时。我们国家在未来的五年当中,他要提到350瓦时,作为国家基本通用标准,它的成本会有一个大幅的下降。能量密度的提高,就是增加了电动车电池的续航里程,同样一块电池比能量提高了,容量大了,续航里程就远了。第二BMS这种技术的采用、新型 的集成解决方案能够使它的电量利用率提得更高。第三,汽车这种结构、车身自重、材料的改变,能够使它的续航里程提高40-50%左右。原来跑300公里, 以后就可以跑到500公里。

记者:续航500公里,您觉得3—5年之内就可以实现吗?

张天任:肯定能实现。

(内容提供:浙江大学高端培训网